“百度门”之下, 酒业的互联网迷局

来源:http://www.pkmnhq.com 作者:酒文化 人气:81 发布时间:2020-01-31
摘要:百度一下会死啊?会死。是幽默还是笑话,最终成为被应验的真识,让人如羹在喉,说不出口。 百度推广、莆田系,生命离逝仍然没有的真相 唯之与阿,相去几何?善之与恶,相去若何

   百度一下会死啊?会死。是幽默还是笑话,最终成为被应验的真识,让人如羹在喉,说不出口。

  

  

   百度推广、莆田系,生命离逝仍然没有的真相

  

   唯之与阿,相去几何?善之与恶,相去若何?这几天网络、媒体间最火的莫过于一个年轻大学生用生命换来的口诛笔伐,让我们看到,在一个唯利是图的市场里,在一个以为一切透明的网络中,可怕无良的企业,黑心利益的宣传,严重误导着普通人的选择,尽信网不如无网。时值今天,我们看似信息渠道变宽变广,但又有多少人知道,我们其实是被海量的野蛮信息绑架了,在互联网的当下,我们很难做到去伪存真,后果总是比没有信息来源更可怕,生命之殇并不能挽救社会之痛,这一部悲剧也不能惊醒世人。

  

   善、恶,存在一线之间,这个事,把百度和谷歌之间的距离完全拉开,不知道这事让多少人呼唤谷歌,你快回来!酒业的当下,怎么都不好过,在去年的风口上还曾经跃跃欲试,只是风口一偏,由急变萎的时候,便一个个都打回了原形,回到圈里安安生生,重新做回高老庄的梦,网络不好碰,只是碰上了,却发现我们太缺少内容,生意是在酒桌上谈的,可是桌上的酒话并不能完全当真。说句实在的,内容如果缺少搜索和推广,将失去网络传播的大部份功能,因为在海量的信息下,部份企业的信息会沉睡的很死,并埋的很深。

  

   挂羊头、卖狗肉,让猪来卖单

  

   老子说:以巧夺利,犹如盗贼。互联网发展到最后带来的无非是抄袭、低价、吹牛逼,这是在互联网的大潮前,有着前瞻性的观察家的独特视角达成的共识,在互联网的繁荣当下,互联网+的确给商业带来了一番的景相,带上一个多孕的光环,包装成一些层出不穷的商业模式,从互联网到工厂,从互相网到客户,旗帜鲜明的举着消灭中间商渠道的大旗,让利于消费,让利于百姓,事后算来,在以竞价排名、在以直通车,在以聚划算的模式下,比在繁花的商业街边租个门面便宜不到哪里去。爆款?今天可以说莫不是用钱砸出来的。

  

   商业逻辑是以赚钱为目的,无可厚非,但是要做到治本、治标,酒业中究竟有几个模式能从治本出发,而不是仅仅只是站在治标的角度,在传统的行业,动不动就妄图用颠覆性的思维,现在看来无非是一个造词砖家,在看不清的现实下,以圈钱为目的,且不管、不顾、不部客户的死活,忽悠一个是一个,他所谓的成功,是站在自身赢利的基础之上,终究,只是在行业中的熟人内打转,而与消费者被离的相差甚远。人说,无论是什么样的商业模式,让用户满意,然后从其身上牟利才是长久之计,酒业似乎就差这点。

  

   答案营销、榜样营销,社会化营销的快乐与痛

  

   将广告变成图片,将图片转化成内容,将内容变成信息,埋进互联网,这是一个十多年的互联网大潮,在以广告公司、公关公司和网络推广公司为首的、有组织、有规划的时代,繁荣的不少企业。浏览一下百度的网页,很多人都知道百度推广、百度贴吧、百度论坛、百度知道、百度文库等等,经常看广告这么说:不看广告看疗效,真话没有假话多,只是说我们自己都不知道那一句是真那一句是假,药品行业从05年起就注重了互联网的应用,集中在门户网站做推广,在OTC行业,他们说有一半的钱全投给媒体用来宣传,这话实在不假。

  

  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,酒业的社会化能走多远,尚不得而知,但被用烂、被用成AIDS的词,不少人推举出 公益、社会责任、社会化、口碑等,这些词似乎成为社会人的红线,可问题的问题在哪里?一封来自百度内部的信《砥砺风雨坚守使命》, 作为一家优秀的企业,需要去背负国家、行业本该履行的监管责任,让我们看到如牛根生们般的嘴脸。在这里,搜索就像一面镜子,照见了整个真实世界,百度的婊脸和李彦宏的内心。业内一段谈良心,一段谈匠心,因胸大而羞耻,因胸小而懊悔,其实都在忽略自己,公关百口去辨、软文言不尽意,但只是不过是企业内心的混乱,忘记每个身体都有自己的美。

  

   PAPI酱、成功学,第一的崇拜与马首是瞻

  

   从叫兽、马佳佳到万万没想到,最终无非都成为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,2015年的网红经济让受众又认识了刷脸也能成为一个赚钱的模式。要点是敢晒、敢露,其中有人把她们当成艺术,也有人把她们当成超过城墙的厚脸,不管怎么着,反正是成功了。前些天Papi酱成功奠基了网红时代的标杆,在高速信息时代,用户碎片话的时间,用短视频高校的方式博人一笑,给人们浮躁的心灵加点酱油,在以徐小平和罗胖为首的推手,通过资本和他们(徐小平、罗胖)已有的名字和媒体资源等力量,将papi酱推向舆论的风口,一个网民迭代需要多久,每个网民有多少喜好?但网红大抵只能做为快消品一个短暂的文化符号,2200万投资错综复杂的关系本身就是一个棋局。

  

   酒圈子也在期望着玩动资本,争着第一独尊的游戏,故事从这里开始,便一直没有停止,现在这年头,多少钱只是一个口头语,似乎都不能代表成数字,你说的少了别人就不信,反正中国人民银行印的票子本身就是超体量的,我们一直在跟着现实的世界去东施效颦,但总体来说能让有实力、大牌的投资公司、知名投资人看上的还很少,毕竟在这个想更新迭代又守着传统,农耕文明又成为工业庞然大物的行业,让他们也莫之奈何。在传统的现实里无非是买和卖,企业一边争风吃醉,一边骚首弄姿,误以为插上电、坐上网真能飞。但是,你朋友很牛逼,关你什么事?

  

   穿别人的鞋,走别人的路,从此世界上查无此人。我们醉着,还能有多远?

本文由泸州老窖酒价格表_酒类企业资讯,酒业新闻信息_千杯酒业资讯网发布于酒文化,转载请注明出处:“百度门”之下, 酒业的互联网迷局

关键词: 酒文化

最火资讯